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62文学 > 灵异 > 民国小商人 > 第 177 章 番外(7)

民国小商人 第 177 章 番外(7)

作者:爱看天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8-18 14:47:07 来源:999小说

院子里落了一层雪,踩上去簌簌作响,小谢璟跑了一圈儿,散着的头发上扎了好几枚琥珀珠,腰间小荷包上坠着银铃铛,叮当作响。

白明禹是北地长大的,对雪并不怎么稀罕,一直拿眼睛偷偷去瞧那个漂亮小孩。

谢璟跑过来牵他手,要带他去爬柿子树,白明禹连连摇头:“你不能爬!”

谢璟眨眨眼:“为何?”

白明禹:“女孩子不能爬树。”

谢璟叉腰:“我是男的!”

白明禹看了他散下来的头发,又看看谢璟身上那一身儿过于花里胡哨的小衣裳,一时有些困惑:“那你怎么穿这么花?”

谢璟得意道:“我舅父穿得更花呀!”

小孩最喜欢舅舅,谢泗泉终年穿得如花蝴蝶一般,再加上西川本就喜欢鲜艳些的布料,不管男女头上、身上总要佩戴一些琥珀、宝石,因此小谢璟并不觉得冒犯,反而当做了夸奖。

白明禹看他这般,心里越发认定了他是个娇气包。

谢璟许久没有小伙伴,瞧见白明禹倒是特别高兴,问道:“你敢不敢和我比?”

白明禹哪里受得了激将法,立刻道:“敢!比,比什么啊?”

“爬树,我们看谁爬的高呀!”

白九在小厅同青河来的人正在谈事,忽然听到外面院子里有响动,起身推门出去,就瞧见一众人正在哄树上的小孩下来。白九站在树下,抬头往上看,树上那只小猴子立刻乖乖爬下来,另外一只则要惨得多,瞧见自己大哥和亲爹腿都发颤,瘪嘴哭道:“爹,太高了,我腿软……下不来!”

青河白家的老爷气坏了,一边让大儿子去接白明禹下来,一边跟九爷赔不是。

九爷低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腿在那撒娇的谢璟,摇头道:“无妨,只是那树太高,下次注意些就是了。”他抬手摘掉谢璟头发上的落雪,又揉了一把,“真是一时半刻都离不了人。”

白明禹不但爬树输了,晚上回去还被亲爹和大哥教训了一顿,太多委屈涌上心头,白二少爷忍不住掉了金豆豆。

他觉得九爷不帮他,他爹和大哥也不帮他,所有人都站在谢璟那边儿了。

掌灯时候,有小厮过来送信儿,笑着道:“白大爷,我们九爷说瞧着二少爷不错,想留他在省府多住几天。”

白明哲连忙哄弟弟:“瞧瞧,说什么来着,九爷心里还是疼你!”

白明禹别别扭扭的,但听到还是高兴起来,也不哭了,抹抹眼泪爬起来开始吃饭,特别好哄。ωωω.九九^九)xs(.co^m

另一边。

白九带了些年礼送去了谢家,以小辈的身份去拜访了谢沅沅和贺东亭。

贺东亭这一年来在北地收获颇多,这会儿家中也有些客商往来,白家的马车停在大门外,光是马车上的印记就足以镇住其他人。

谢沅沅在内院见了白九,谢璟过年放假,正在她身边坐着吃果子,瞧见白九来自己家特别高兴,举着手里的海棠果就要给他吃。

谢沅沅连忙道:“不可如此,拿新的……”

白九弯腰,低头咬了一口,倒是并不跟谢璟见外。

谢沅沅见此也无奈笑了,给他倒了茶水:“璟儿打小散漫习惯了,尤其是在西川的时候,他舅父最疼他,弄得他现在都觉得自己手里的那半块点心呀、果子什么的,都是好东西。”

白九道:“我尝着是比府里的清甜些。”

谢沅沅抿嘴笑道:“哪里赶得上你家中的,无非是璟儿喜欢,吃个新鲜罢了。”

二人坐着闲话家常,白九又跟她说起年节时的安排,请谢家夫妇二人去府里听戏。

白九:“黄先生也在,和往年一样,先生只放几天年节假,过了初五依旧是要上课的。”

谢沅沅道:“先生不回去家中探望?”

“今年也不回去了。”

谢沅沅抱着谢璟笑道:“那好,我们一家也过去凑凑热闹。只是璟儿年纪小,又是爱动的时候,怕打扰了你和老太爷的清静,耽误你们过节呢!”

白九摇头道:“我家里也送来一个这么大小的孩子,倒是能跟璟儿作伴。”

谢沅沅很感兴趣,点头应下。

几日后,谢沅沅和贺东亭夫妇二人去给黄先生送节礼,感谢先生一年教诲。

黄先生对谢璟很是喜爱,夸了好几句。

谢璟在白家待了一年,十分熟悉,趁着大人们说话自己跑回了东院。院子里落雪上还有一层碎红尚未清理,是早上刚放完的鞭炮,谢璟跑过庭院,在廊檐下正交代下人做事的孙福管事瞧见,连忙道:“小祖宗,慢些儿!”

谢璟没听,小跑去了书房,踮脚掀开了棉布帘,推门探了头进去,瞧见白九脆生生喊道:“哥哥!”

白九换了一身厚衣袍,正在穿大氅,看到他轻笑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用过早点没有?”

谢璟嗯了一声,又歪头看他。

白九穿戴好,走过来弯腰道:“哥哥要出去一趟,你在家中等我。”

谢璟抱着他腿不放,仰头求他。

白九无奈,只能把他抱起来,吩咐人道:“你去同谢姨说一声,璟儿我带在身边了,晌午之后就回来。”

小厮答应一声,一旁的人还想接手,谢璟却已经熟门熟路钻到白九大氅里头,小手勾着对方脖子,埋到最暖和的毛绒里不出来了。白九闷声笑了,又吩咐人去备车,若是自己一人骑马方便些,带着小孩,还是坐车更舒适。

白九去给总督府送了年礼,陪着叔父和几位堂哥说了会话,总督府都是军人,谈笑声也粗放,他怕谢璟吓着,让人带小孩在外头院子里看鱼。

总督府里的鱼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的,格外耐寒,薄冰下隐约能瞧见它们来回游动的身影。

谢璟蹲在一边看得认真,还小声给它们起了名字。

临走的时候,白九旁的没要,只带了那几条鱼回去,用琉璃瓶装了放在马车里,小孩目不转睛看了一路。

白明禹跟着父兄来给九爷见礼的时候,一进东院就瞧见那个娇气包正被九爷牵着手,一同在那里看鱼。

东院没有总督府的鱼池,但有几瓮莲花,如今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冰层,九爷就让人拿了冰面一般透彻的厚琉璃来放在上面,弄得和谢璟上午在总督府看鱼时候一般无二。谢璟牵他手,道:“哥哥,阿娘以前也给璟儿买过鱼,买了好多,要养好久。”

“嗯?”

“养大了,才能吃。”

谢璟咬着手指,认认真真看鱼,过了一会自己笑起来。

白九也笑了一声。

白明禹过来,规规矩矩行礼问安。

白九下午还有事做,就让人带他们两个去吃饭,谢璟舍不得走,被抱着哄了好一阵才依依不舍地送开手,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了跟白九打勾:“哥哥晚上要来接我呀。”

白九笑道:“好,晚上带你去吃甜汤圆。”

“嗯!”

白明禹在青河平日里宠得小霸王一般,来了省府之后被父兄耳提面命收敛了许多,但瞧见谢璟的时候免不得还是攀比,心里冒酸泡。

谢璟却不知道他这些心思,这位被宠得有过之而无不及,离了白九之后,就专心和新来的小伙伴玩耍。

白明禹之前因家中出事,受了惊吓,饭都吃得少了些,虽比谢璟大几个月,但却显得瘦小些,只一双脚比谢璟大。

谢璟吃饭特别香,抬头看了一旁小鸡啄米一般的白明禹,对他道:“你是来陪我玩儿的,你要多吃些。”想了想又道,“多吃,才长得高,跑得快,不然你都追不上我,怎么陪我玩儿呢。”

谢璟这么想,但是说不全,那边白明禹已经怒了,拍着桌子涨红了脸道:“瞎说!明明是你来陪我玩儿的!”

两只小的你一言我一语,白明禹说不过他,逼急了道:“这是我家!”

谢璟咯咯笑着学他:“这是我家!”

白明禹被他学舌,更气了,话都说不利索。

谢璟这个年纪正是学说话的时候,尤其是在白府都没有小伙伴,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白明禹说什么他就跟着学什么。他在西川的时候,每次这么做家里的祖祖就夸他好聪明的!但是这次失利了,他说什么,新来的小伙伴就气急败坏,谢璟也觉察到对方生气,撇嘴道:“好没意思,我走了,不跟你玩儿啦!”

谢璟爬下椅子要走,白明禹哪里肯放他走,手里抓着个红枣馒头就追出去。

他还真追不上谢璟。

白明禹跑了半下午,回来之后就饿了,晚上吃了好大一碗饭。

这样你追我跑的,没两天就把白二少爷不爱吃饭的毛病治过来了,不但如此,说话也比平日多,嘴皮子也利索,晚上睡觉的时候梦里都在练习对话,一门心思想着第二天怎么吵赢谢璟。

白明禹在省府住了小一个月,每天都在摩拳擦掌地跟谢璟要比试,什么都要争一头。

往往孙福管事去拿个糕点的功夫,回来就看到两只小的吵得不可开交,孙福管事无奈,只得领着他们去见了九爷。

谢璟也委屈,白明禹这边刚跪下还没喊上一声,谢璟那边伸出手就扑过去喊了一声哥哥,白二瞧见九爷顺手就给谢璟抱起来了,自己也不甘示弱,跑过去抽抽搭搭的拽着九爷袍角,哇地一声哭了。

白九抱着一个,低头看看腿边的另一个:“今日又要比什么?”

白明禹攥着小拳头,愤愤道:“比摔跤!”

白九沉吟片刻,道:“武斗不可取,改为文斗吧。”

两个小孩过年都玩儿疯了,一提功课就心虚,白明禹是天生就不爱学习,另一个则是被家里宠过了头,贺东亭这一个月找了各种理由带谢璟出去玩儿,毛笔都没握过一回。

谢璟道:“哥哥,比其他的呀。”

“你会什么?”

小孩掰着手指道:“哥哥,璟儿会骑马,会认草药,还会自己吃饭!”

白明禹:“……”

白九轻笑一声,捏他鼻尖:“不可,应公平些,比琴棋书画就是了。”

抚琴,谢璟和白明禹都不会,孙福管事也舍不得东院那些古琴被糟蹋,打发人去外头买了俩二胡凑数,算是打了个平手;下棋,白明禹只学了最基础的,撑着下完一局,输给了谢璟;书法,白明禹虽启蒙早,但是写的很一般,谢璟这一局却弃笔认输,小孩不敢写字,生怕黄先生瞧见自己退步。

如此一输一赢,就剩下比画了。

这次半斤对八两,两个人都不怎么会,白明禹牟足了劲儿在那画大公鸡,脸上都沾了墨,谢璟却是不小心弄翻了砚台,骨碌碌在白宣纸上滚了一条长线。

白九估计也没想到谢璟在这里翻车,瞧着小孩急得握笔姿势都不对了,实在忍不住,握着他手补了一点。谢璟抬头看他,眼睛一亮,揪着他衣角不放:“哥哥,哥哥帮我!”

白九低头看他,犹豫片刻,轻轻点头:“好。”

宣纸上原本被砚台滚下,弄了一条直线,白九将画横放,墨迹沁水,慢慢晕染开,他在上面补了一条小舟,一时成了辽阔海面上的木舟。白九握着谢璟的手,在一侧提了八个字:万流归海,独木成舟。

谢璟顽皮滚下的墨迹,在他寥寥几笔下,全然变了一番意境。

黄先生和贺东亭过来东院,正好瞧见,黄先生瞧着这画不错,夸赞了一声:“不拘于形,不役于心,甚好!”

贺东亭也觉得这幅画极好,不过他更多是瞧向白九这人,只觉得白家少主心胸不错,而且学问也好,一时间挑不出什么毛病这里头一半是他儿子泼墨画的,能有什么毛病?

白九跟师长行过礼,又对两个小孩道:“明禹画得朴实,璟儿这幅不全是自己绘制,今日暂且算打个平手吧。”说完让人带他们出去,给了一些糖果点心分着吃。

到底是小孩子,两个孩子斗归斗,没一会又和好了,一起去爬树摘果子。

小孩儿一起玩得开心,恩怨情仇跟风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晃眼,谢璟八岁了。

原本约定好的启蒙,也由原本的三年一拖再拖,在白家住了近五年。

谢璟一家搬离北地的时候,谢泗泉亲自带了一队人马从西川远道跑来接姐姐一家。谢璟起初高高兴兴的,可出去一会又小跑回来,急得快要哭出来:“哥哥跟我一起走!”

白九坐在那不动,摇头道:“我不去,我得留在北地。”

谢璟固执,抱着他胳膊哭道:“哥哥也去我家!”

白九拽着他的手拉近了点,轻轻摸他头顶:“我今日不去,等过几年,一定去接你。”

谢璟哭得小脸都花了,也没能把白九带走,最后是被舅父谢泗泉抱走的。

他一边趴在谢泗泉肩膀那小声哽咽,一边不住叮嘱白九:“哥哥,你记得来找我!”

白九等人走了,才缓缓吐出口中那一口气,说了一声好。

五年时间同时同住,谢璟舍不得白九,白九也舍不得小孩。

谢璟回了西川,两人一直通信。

这几年西洋玩意儿慢慢流行,谢璟也拍了几次照片,挑了最好的随信邮寄去北地,只是山高路远,两人的联系还是慢慢减少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小朋友要长大啦!

今天评论区也抓100个小朋友,一起去西川穿蜀锦花衣裳hhh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